正在看:穿成黑心莲的沙雕徒弟

第七章师尊的笑容很特别

    玉离笙灼灼的目光居高临下地盯着许慕言的后背。

    少年浑身濡湿,像是放在蒸笼上的包子,呼呼的冒着热气。一身蓝白色的弟子服,紧紧包裹着清瘦的身子,后背上的骨头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原来小徒弟竟是这般清瘦的,脊梁骨的骨头一根根的,排列得很是齐整。形状也依稀可见。

    好生漂亮的蝴蝶骨啊!

    可惜穿着衣服,倘若光着后背,绕上红绳,滴上蜡油,染上伤痕,势必是绝佳的景色。

    这让玉离笙想起了一些很不好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年少那会儿。

    就曾经因为有那么一副漂亮的蝴蝶骨,而被当时的魔尊下旨,剥去了他所有的衣衫,将他强行绑在木架上,作出一副不知廉耻的姿势,还露出饱受鞭挞的蝴蝶骨,让众多魔人欣赏。

    那时除了魔尊把玩过他的蝴蝶骨之外,还让很多魔人,肆意赏玩他的蝴蝶骨,还用烧红的烙铁,在他的蝴蝶骨上肆意欺辱,用漆黑的蛇鳞长鞭,抽烂他的皮肉,打碎他的骨头,迫他跪在地上苟延残喘……

    甚至围绕着他,行出各种不可言说的事。

    过去了这么多年,那些记忆仍旧深入骨髓,即便脱胎换骨,仍旧无法摆脱噩梦。

    玉离笙讨厌蝴蝶骨。

    尤其讨厌漂亮的蝴蝶骨。

    他的眸色立马冷了下来,紧紧抿着唇角,神色发寒。

    掌心不受控制地运起灵力,想要把这副漂亮的蝴蝶骨毁掉。

    一掌断成碎渣,那才好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对……对不起,弟子……弟子不是有意的!”

    许慕言焦灼且羞愤的声音,闷闷地传来,玉离笙抬起的手顿了一下,僵持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师尊,弟子冒犯了师尊,还望师尊恕罪。”

    许慕言生前的时候,闲来无事看过一些疗愈的书籍,像是什么《如何安抚受凌|虐的大狗狗》,《捡来的猫猫不听话怎么办— —打屁股》,《呸,禁止打猫猫的屁股》,《撸猫小妙招》,《猫猫不清洁菊花怎么办》。

    书上都写了,像是那种被主人抛弃,在外头受尽折磨的毛孩子们。

    要用爱去呵护,一点点用温柔和耐心去打动。

    既然接受了这次任务,总不能半途而废罢。

    许慕言深知,要想取得对方的信任,起码给予一些最基本的尊重。

    不小心冒犯了师尊,当然要道歉啊!

    不仅要道歉,态度还必须得诚恳。于是,他满脸浩然正气,一边小幅度地扭着屁股,往师尊的腰腹之下顶撞,一边道:“师尊在上,弟子对师尊绝无半分不敬之意!”

    玉离笙沉默不言,低头瞥了一眼素白的衣袍,有好大一片颜色略深,还颇为凌乱。

    许慕言为了能赶紧完成任务,挺违心地说:“师尊,弟子最敬慕喜欢的人,就是师尊了。”

    玉离笙微微一愣,突然觉得徒弟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寻常小徒弟待师尊并未如何敬慕,反而对他师兄的话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还不止一次因为檀青律,而大张旗鼓地过来同他这个师尊争辩。

    如今,竟说自己是他最敬慕喜欢的人?

    只这么一瞬间,玉离笙便清醒地知道,小徒弟蛊虫上脑了,为了与他亲近,什么鬼话都能扯出来。

    轻轻在许慕言的后背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后许慕言眼前一黑,整个人骨碌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躺在了玉离笙的脚下。抬眸望着师尊的白袍下,鼓起来的好大一团。

    因为白袍濡湿,那形状清晰狰狞,看起来挺雄伟的。

    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许慕言看着玉离笙对他笑,穿了一身白,还冲着他笑。

    许慕言的脑子里立马蹦出来四个大字:含笑九泉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的意识就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可能比师尊提前一步泡九泉去了。

    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