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穿成黑心莲的沙雕徒弟

第二十章慕言贼喊捉贼

    许慕言惆怅不已,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缓解这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忽见玉离笙蹙起了眉,好似有些难受地捏着眉心。

    立马特别狗腿子地跪行过去,许慕言昂着脸道:“师尊别生气,生气伤肾。”

    他见玉离笙没反应,便悄悄站了起来,绕到师尊身后,主动给师尊捏肩。

    “其实,弟子的确不是单纯送书来了,弟子这几日闭门反省,痛定思痛,决心要当师尊座下二十四孝好徒弟,师尊让弟子偷鸡,弟子绝对不敢摸狗,师尊让弟子站着,弟子绝对不敢坐着,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“跪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???”

    许慕言狐疑自己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跟玉离笙表明心迹了,结果还让他跪回去……

    主要他又不像檀青律,皮糙肉厚特别耐打。他这细皮嫩肉的,膝盖挺疼的。

    便思索着,怎么样才能打消玉离笙罚他跪的念头。

    没等许慕言多想,玉离笙便摆了摆手,好像挺疲倦的样子:“算了,你退下吧,为师乏了。”

    乏了?

    这个时辰?

    许慕言心道,难不成昨夜玉离笙又私底下行了什么事,遂才把精力都耗干了,青天白日的,一点精气神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就开始乏了?

    再想想那书架上的玩意儿……许慕言懂了!

    看不出来嘛,这小寡妇天生合欢骨,连流的汗都是香的,虽然早脱离了过去的炉鼎身份,但身子还是那般饥渴。

    保不齐他这边一走,师尊立马就要取出那柄玉,再行些不可言说之事。

    许慕言忍不住暗暗啧舌,对此事颇有那么几分好奇,道了句:“既然师尊身体不适,那就多喝热水。”

    遂拱手退下之后,又猫着腰潜了回去,藏在窗户底下,借着草丛隐蔽身形,探头探脑地往里头望。

    就见玉离笙坐在宽大的椅子上,白衫一尘不染,雪白干净,一手捏着眉心,神情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热的,随意将衣领扯松了些,隐隐露出点雪白的皮肉。

    胸膛处一颗圆润的美人痣隐约可见。泛起莹莹粉色。

    不争气的眼泪从嘴巴里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慕言屏息凝气,喉咙艰涩地吞咽着口水,心道,师尊的皮肤也太白了吧,哪有男人生得这般俊美,还腰细腿长的,一看就挺好生养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原文里有那么多人想让玉离笙生孩子,这身段,这模样,不生几个孩子,的确挺可惜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偷觑别人自|慰的癖好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玉离笙私底下喜欢那些玉石,他倒是可以不动声色地投其所好了。

    便寻思着,回头也给师尊弄点好东西来。

    许慕言揣着手手,抬眸望天,见太阳正好,寻思着万一有哪个不要脸的东西,跑来偷看,那怎么办?

    索性就准备飞身上了殿顶,一边晒太阳,一边帮师尊望风。

    哪知他脚下要死不死的,踩着了枯枝,当即咔擦一声,周围寂静得很,显得这声闷响异常的清晰刺耳。

    殿内很快就传来了玉离笙低沉的声音:“是谁在那儿?还不赶紧滚出来!”

    糟了!被发现了!

    许慕言一不做二不休,赶紧身子一矮,脚底抹油就要开溜,正鬼鬼祟祟地往外逃。

    迎面就撞上了一堵墙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的,他这大脑门子啪叽一下,又撞到了玉离笙的腰腹之下。

    要死不死的,居然被玉离笙抓了个正着!

    不过只是瞬息之间,许慕言立马反应过来,伸手往后一指,满脸气愤地道:“师尊!有人偷看您撸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管字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许慕言急中生智,忙又道:“有人偷看您撸头发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玉离笙微微一愣,好看的眉头都蹙了起来,似乎怎么都没想到,这小东西居然贼喊捉贼,当即便道:“那你且说,是何人偷看本座?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色胆包天的臭男人!身量差不多这么高!”

    许慕言比划着,满脸气愤道:“我原本要下峰的,忽然想起上回在石洞里,忘记跟师尊道谢了,哪知折身回来,就看见有人躲在窗户底下偷看!我想把人抓了,再交给师尊,结果被他给跑了,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他描绘得声情并茂,脸上的愤怒都恰到好处。甚至还对着玉离笙描绘那狂徒的身形。

    末了,许慕言气得往后一指,言之凿凿道:“狂徒往这个方向……额。”

    手指蓦然戳到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戳到了啥?

    感觉还挺硬的。

    许慕言的喉咙骤缩,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原地,直到听见身后传来重明君的冷笑声,才唬得惊叫一声,下意识往玉离笙身后一跳。

   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