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虽然是1级菜鸡,但强大如斯[无限]

殡葬从业者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背后的冷汗几乎浸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莫杰皱眉:“刚才那个纸人,是一个怨咒的载体。”

    发带男慌忙问:“杰哥,你能解这个怨咒吗?”

    莫杰沉稳回答:“嗯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还名不经传的时候,曾经九死一生在副本中得到解咒术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它,没有怨咒他无法攻克。

    他也正是靠着这种解咒术才纵横副本,连排行榜前200的人,都对他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这次肯定也一样——

    莫杰的手一顿。

    不行?!!!

    为什么不行?

    他额头青筋绽开,不管如何尝试,都没法撼动身体里的那股阴冷气息。

    莫杰终于慌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怨咒......非常厉害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恐惧瞬间像病毒般蔓延。

    其他人原本以为怨咒绝对可解,看到消息时只是畏怯一瞬,现在彻底陷入了恐慌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纸质化到50%,恐怕就没办法移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一撕就碎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容易点燃。”

    还有不到一个小时,他们就要打开信封开始工作。即使不知道工作内容是什么,但都清楚它绝对很危险。

    怨咒染身,无异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对钟颖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时白秋叶举起手:“如果没有其他事,我就先回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房间?”

    白秋叶指了指隔壁卧室:“还有点时间,正好养精蓄锐。”

    付瑶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:“我们才中了怨咒啊,你不害怕吗!”

    白秋叶说:“怕啊,但是着急有什么用吗?”

    付瑶一时语塞,那纸人都自焚了,他们连发泄的地方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工作事项出来之前,大家也不可能到处乱跑。

    发带男冷然说:“管她什么,爱去哪儿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莫杰没多说,只是叮嘱白秋叶不要去有尸体的那间房。

    一行人回到楼下,付瑶有些担心地抬头看向天花板:“她一个人在上面,会不会出事啊?”

    发带男:“出事不奇怪,不出事才奇怪。”

    付瑶十指交握:“那我还是把她叫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钟颖凉凉地说:“她只有1级,脾气却大得很,还要我们道歉。谁管她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柳鹤一语不发,坐在凳子上垂眸看着脚尖前的地砖。

    付瑶又看向莫杰:“杰哥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莫杰摇头:“不用强求,随她去吧。”

    付瑶:“她多半会死啊。”谁都知道单独行动的人是最容易死的。

    莫杰叹了口气:“我们这支队伍,也该死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投石问路。

    死个人探探情况。

    付瑶倒吸一口气:“杰哥你不是挺重视她吗?”

    “她的价值源于她碰到的大佬,而不是她本身。”莫杰推了推眼镜说,“相逢即是缘,她如果愿意一直跟紧队伍,我也绝对欢迎。但是自己作死,我管不着,也没义务去管。”

    付瑶闻言不再相劝,也和众人一起等待凌晨的降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白秋叶进入卧室以后,将袖子掀起来捏了一把手臂。

    皮肤颜色比刚才更白,但掐一把后隐隐还能看出血色。

    这只是纸质化第一阶段,后续会发生什么,她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[你看起来很不妙。]

    09在她脑海中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怨咒我从来没有触发过。”她眉头紧锁,“但那个纸人我见过。”

    她第一次进入这个副本,其中一个队友死的时候,脸像加多了漂白剂的卫生纸,背上就背着那个纸人。那人死后,纸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当时她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新人,除了害怕什么都不会,更别说调查了。

    之后的十三年循环中,猫不是没叫过,但最多引发尸体诈尸,纸人却是一次未见。

    “副本变得不一样了啊。”说明循环开始被打破,白秋叶有些紧张地拽了拽裙子,“我又高兴又害怕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心情复杂,她还是在床上躺下了,那只猫就在她身边踱来踱去。

    每次循环开始,她的身体会恢复成第一次进入副本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包括她的衣服、发型、样貌,所以即使在副本中度过了十三年,但她也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当初进入副本时,她早八晚九上完一天课,累得像条死狗正要回宿舍睡大觉,没想到刚踏出教室,就被卷入了副本中。

    她的系统出bug后,每次循环她都会回到上完一天课累死累活的状态。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