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夺帝为后

第15章试药

    一听到侍寝二字,予安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容呈心里已激不起波澜,他回头对予安说:“哪里也别去,在宫里等我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予安一脸担心,可是想到那晚皇帝龙颜大怒,他不敢再造次,点点头,目送容呈离开,

    容呈随杨公公来到养心殿。

    宫人推开面前的门,他走进去,看见关鸿风侧躺在宝座上,一手撑着头,合眼小憩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

    关鸿风睁开眼,目光落在容呈身上,他身型单薄,腰带束出一截细瘦的腰身,臀尖微翘,透着一股子恰好好处的色情。

    关鸿风挑了挑眉,“说起来,朕许久没看你舞一曲了。”

    容呈的舞进了龙乐府后学的,因着心气高,他在里头没少受苦,活活挨了两天的鞭子,被打得满身伤痕,才学会了一首舞曲。

    可容呈厌恶跳舞。

    堂堂一国之君,竟像个舞姬似的扭腰摆胯,讨好皇帝。

    容呈垂下眼睛,“手臂疼,舞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关鸿风嗤笑一声:“你护着那狗奴才的时候,倒是有力气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予安,容呈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关鸿风坐直了身子,不顾容呈的意愿,命令道:“就跳你进宫时学的那首舞吧。”

    容呈站在原地不动,静了片刻,慢慢地说:“我的伤还没好全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跳不了。

    关鸿风眉宇间掠过一抹阴霾,沉声道:“龙伎,你到底是无法跳舞,还是不愿意跳给朕看?”

    容呈睫毛长,不说话时低垂着,像把小扇子。

    关鸿风表情阴沉得有些可怕,他瞧了眼容呈手臂上的伤,忽然调转话头,“既然跳不了,那我们就做点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容呈抬起头,还没缓过劲儿,就被来到面前的关鸿风攥着手拖到床边,狠狠扔在龙床上,他力道鲁莽又重,头撞上床头时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“绍南王给了我一样好东西。”关鸿风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“正好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开木盒,从里头拈起一颗欢乐丹,有半个拇指那么大,散发出一股奇香。

    “张嘴,吃了。”

    容呈缓了口气,抬眼瞧了他手中的药丸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关鸿风笑意深深,“吃了能让你听话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容呈直觉有异,他摇了摇头,身子往后退,后背抵在了床头。

    关鸿风怎能允许容呈再忤逆他,大手捏住容呈下巴,掰开他的嘴,硬是把欢乐丹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容呈险些噎着,他张开嘴,想要用手抠出来,却被关鸿风抓住了手,结结实实压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容呈只觉那股香味还在嘴里回荡,他胸膛起伏了几下,声音片沙得紧,“你到底喂我吃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关鸿风笑而不语,夹杂着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,他这个好弟弟到底送了他什么好玩意儿。

    关鸿风猜,许是春.药一类的,这东西不稀奇,他以前为了让容呈听话,也喂龙伎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渐渐地,容呈的脸颊红了起来,身子像被抽走了力气,一股细细麻麻的痒从四肢蔓延开来,好似蚂蚁啃噬。

    先头他以为是春.药,可后来胸腔里犹如烧了一把火,痛觉翻搅了起来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关鸿风抚摸着他的脸颊,“绍南王说,这药吃了以后能让你听话,也不知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容呈怕了,跌跌撞撞往床头爬去,又被关鸿风攥着脚踝拖回身下,

    意识在这期间撞散了,视野一黑,再聚拢时,眼前满是血迹。

    灭国那夜的惨状如走马灯一幕幕在眼前闪过,嘶吼的大军,浩浩荡荡的马声,凄厉的惨叫,刀光血影间溅开的血水,仿佛如临其境。

    容呈像个无助惊惶的孩子,眼睛晕开了水红,大颗眼泪落个不停,他看见宫人们一个个死在敌军的刀下,有些人死不瞑目,死死和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..........”容呈十指陷入了被褥,掐得指尖泛白,哽咽道:“别杀他们!”

    关鸿风察觉不对,扳过容呈的脸,他双目失神,望着自己却没有焦点,眼里被绝望和痛苦占满了。

    “龙伎?”

    容呈视线,他忽地抱住了关鸿风,像只无助的小动物哀求:“别杀他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关鸿风这才醒悟,原来是吃了以后会梦魇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腰上的手越抱越紧,容呈埋在他胸膛里哭,可怜又绝望,身子一下下发抖,软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关鸿风骨子里的血液急急地往上涌,他无比兴奋,兴奋得胯下都起了反应,这样的龙伎是他从未见过的,仿佛由着他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皇帝想,这的确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容呈是被宫人们扛着送回的承欢宫,他身上裹着被褥,露出的肌肤大片青紫,脸上挂着泪痕,已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予安站在院子里踱步,一听到脚步声忙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