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反派国师貌美如花[穿书]

第九十章:重归

    捡起已经沾染上斑驳泥水的灯笼, 季景之拉着沈折枝站起来,慢慢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白景泽牵着马转身。

    明日不用找禁军了。。

    寝殿内,李盛风倚在木椅上,面无表情撑着下领。

    着一身黑衣的男人半跪于殿中,沉声报告。 夜风拍打着窗户的声音和夜雨的声响将室内的声音掩盖了下去。

    ..那人招了。他是 .他们计划明日晚放烟火之时行刺, 目标是镇南王一他也不知为何会选在那时。

    吧,已经死了。”室内重归安静。

    李盛风把玩着手里的银色小球, 最终将小球一抛, 眯眼看着小球折射出一瞬的耀眼的烛光

    “召集两队禁军,明日晚随朕走一趟。暗使愣了一瞬,惊道:“陛下要亲自带队?“

    李盛风没有回答,挥手让暗使退下。对方棘手,他若不去, 这两队人随意便可被对方算计了去。 沈折枝和季景之在夜半的时候回到了驿馆。两人洗了个热水澡, 终于换上了温暖干燥的衣裳。912439826 季景之穿戴整齐,唤来管事。

    管事说今日来的那个小孩在他走后不 久就晕倒了,医师说是他长期饥寒交迫, 力竭而昏,现在已经安排了房间让他睡下。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,心中始终放心不下, 季景之最终还是拉着个枕头去了沈折枝的房间。 在门外叫了几声,没有不见沈折枝的回应, 他心脏一颤,立马推开门。

    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糟。沈折枝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袍,坐在窗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幸好窗户是关着的,虽有冷风漏进来, 但总比寒风吹满脸好些。

    季景之走过去碰了碰沈折枝手背。,冷得刺骨。见沈折枝还是没有反应,季景之捏了捏他的手,唤道: 折枝。” 沈折枝终于动了一下。季景之把他手握着,顺势坐在他旁边,问: “可是在想何事?” 沈折枝僵硬转头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虽与平时一样,但莫名的, 季景之从中看出了一丝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我之前到底做了什么事。1

    把沈则一和沈屹骗得团团转, 无所顾忌地来了京城,还参加了宫宴。

    还有其余的事,多到不敢细想。

    在脑中进行了简单回顾,两人同时陷入沉默。沈折枝:季景之:沈折枝轻声道:不是好像,是完全圆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后果。

    无事。”季景之艰难道,“都城这边无事, 老将军他们不会对你怎样, 只要京城这边抵死不认, 待明日后我们就离开,应该就无事

    .......825360208

    “哈哈,是吗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折枝,笑得太假了。”沈折枝表情逐渐归于麻木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想这些了,早些睡, 明日起来后有人想见你。” 季景之拉着沈折枝的手站了起来,道, ‘你大抵也很想见他。” 沈折枝摸索着上了床。然后就摸到了两个并排着的枕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景之如实答道:沈折枝嘴角一抽,

    “我抱过来的,隐隐察觉到了沈折枝正在爆发的边缘, 季景之终于打住。他跟着坐在床边, 伸手理了理沈折枝的衣襟, 遮住露出的锁骨和小半光洁皮肤,道:“今夜想与你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沈折枝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沈折枝也说不出来为何,只觉得这样有些怪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之前说的话?”季景之声音带着笑,像是玩笑般, 表情却很认真。

    他不后悔把自己心里真正所想说出来, 只是变成现在这样,确实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太贪心, 借着当时的不理智把话说了出来, 不满足于朋友关系,妄想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沈折枝揉了把头发,想不清楚, 索性躺下了。

    “睡罢。”

    景之眼睛微睁,之后反应过来, 迅速躺到床上,速度快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窗外小雨时断时续,最终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季景之今日累了一天,尤其是晚上, 神经一直紧绷着,没过多久便撑不住, 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睡着后也不安生,大手一捞, 直接将沈折枝捞到了自己怀里抱着。

    昏暗房间里安静一片,之后响起一道沙哑声音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再醒来时已是正午。沈折枝还从未这样放肆睡一场, 被季景之伺候着穿衣洗漱吃完午饭后仍然有些发 营。

    有仆从与季景之悄悄说了些什么, 沈折枝放下筷子后, 季景之便说要带他去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很意外的,是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这孩子似是刚醒,眼睛半睁着,奄奄一息。 沈折枝虽看不到, 但可感觉得出这人散发出的强烈的睡欲。

    一众仆从退出房间,之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