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反派国师貌美如花[穿书]

第四章前尘尽忘

    沈折枝打马南下,还走了不少水路,终于在廿八这天到了江南。

    他在江南秘密置了一处房产,原本是想待李盛风皇帝之位稳固后来悠闲养老的,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刻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给了些银两,把马匹交给专人看管后,沈折枝慢悠悠走在江南大街上。

    说是大街,实际上却并没有太过宽敞。江南多河多水,路两旁的商户人家多是在门前架一木廊,木廊连接之处即为街道,熙熙攘攘挤满人群。

    他避开人群寻了处较为宽敞点的地方,却突然闻到一股极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藏在大氅下的利剑悄然滑出鞘,沈折枝右手捏着剑柄,左手却若无其事地挑着商贩跟前的商品。

    血腥味逐渐淡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可选好了到底要买什么?”

    小贩见沈折枝一直立在摊前不走,也没有要买东西的意思,就出声婉言赶人。

    沈折枝没有回答小贩,只是将头偏向一边,修长脖颈被青丝遮掩了大半,像是在望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小贩又道:“兄台?”

    一个瞎子,这样能看到什么?

    这是故意来扰他做生意的吧。

    好在小贩这次终于把人喊回了神,沈折枝转头,歉意地笑了下:“抱歉,方才在想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刚才在听脚步声。

    人的脚步声大致相同,但或轻或重,总细微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沈折枝刚才听见有极轻的脚步声混在人群中直往他这边而来,中途却变了道,追着令一道略为沉重的脚步声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得出这个结论后,沈折枝甫一回神,正好听见小贩的声音,也从他不虞的神色中意识到了自己在这里站了太久了。

    随手挑了个胖乎乎的小胖猪,沈折枝拿出些碎银递给小贩,权当是赔礼了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摊开的玉白手掌,这次轮到小贩犯了难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兄台,我没有钱找给你,你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卖的都是些小玩意,就图个新鲜好看,没有太多价值,也赚不了多少钱。现实是他没有足够的钱来找给这个瞎子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沈折枝本就是把这些碎银当作赔礼,小贩不找补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挑一个吧,这位兄……”见沈折枝放了碎银子便打算离开,小贩一时情急,便拉住了沈折枝的袖子,猛一触摸到柔顺异常的布料,小贩顿了下,再次开口时,就已然换了称谓:

    “……这位大人,再挑一个吧,不然小人心里也难安。”

    小贩知自己只是一介布衣,但是基本的分辨能力还是有的。方才他所触摸到的布料定然不是凡品,那袖间的祥云应当也是真的银线所绣。

    能穿这身衣服的定然是非富即贵,不论怎么说,都是自己得罪不得的人。

    察觉到小贩称谓的变化,沈折枝眉眼一沉,不自觉压了压外袍。

    架不住小贩恳求,他又随手捡了个雪白的小狗团子,揣进袖里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折枝之后去了一趟成衣店,买了几件粗布麻衣,之后又添置了几件日常物什,这才回头牵了马,往自己置办的房屋所在的地方慢慢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马背上,轻抚着略有些刺人的麻布长襟,沈折枝心里下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小贩那一声“大人”让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不该犯的错误。

    他在离开京城之前就换了身从未在他人面前穿过的衣裳,却忽略了这身衣袍的特殊性。

    他的所有衣物都是出自坊轩,坊轩的衣物都是绣娘精心设计,每件都独一无二,且能穿坊轩所出的衣物的人少之又少,若是有心人稍加打听,便会惹来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这些麻烦虽说他能解决,但总归惹人心烦。

    若是能一直过个安宁日子,那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沈折枝走走停停,常下马问路,终于在日落时分到了一个村落不远处。

    他能透过白绡看到远处有朦胧的稀稀拉拉的微光,也听到了极轻的交谈声,家禽家畜的叫声和锅碗碰撞的声音交错在一起,便是小村最平常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他购置的房产就在这村落边缘。

    沈折枝并没有把房屋买在热闹富庶之地,而是在早年考察江南时藏了身份买下这处小屋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图个安宁养老,在这种地方慢慢死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沈折枝闭上双眼,微微倾身感受着带着凉意的晚风。

    江南不似京城,寒风并不冷冽,倒是随了水乡这称号,湿润又带着柔意,能让人心情稍稍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系统突然跳出,打破了沉寂氛围:【亲亲还有多久到啊?】

    “快了,”沈折枝缰绳轻拍,驾着马慢慢向前行进着,“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一起过活了。你若真是个人,我们倒还可以成个老酒伴,肯定比住在京城快活多了。”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系统罕见地没有回话。

  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