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反派国师貌美如花[穿书]

第六章温柔风情

    沈折枝穿好内衫,披散着头发去了厨房,舀了几瓢水到锅里又烧上。

    幸而他今日多打了一些水,不然今日季景之这一身还不知如何清理。

    ——让季景之一个受了重伤的人睡带着潮气的地面不太可能,但让一个浑身污泥的人睡自己床上,沈折枝更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季景之已经大致处理好了伤口,现正侧卧在躺椅上,瞧着沈折枝明明灭灭的五官。

    沈折枝坐在灶前烧火,火光映亮了他的眉眼。

    他早已注意到了来自不远处的灼灼目光,虽然存在感强烈,但并无恶意,便随季景之去了。

    此前盯着他的人多到可以在军队里组个团,若是他全都在意,那不得膈应死。

    长久以来,他便学会了无视和不在意。

    有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钻进来,正巧是对着沈折枝的后背。被冷风一拍,他本就湿润的头发贴上皮肤,越发冰冷。

    沈折枝拢了拢衣衫,离灶口近了些。

    季景之见他这样子,直觉想要坐起来为他件外袍,腿上尖锐疼痛令他回了神。

    他竟忘了自己还带着伤,也忘了自己现在并无外袍可供使用,连一会儿擦拭干净身体后换的衣物也是沈折枝提供的。

    他的衣物现正与沈折枝的衣物放在一块,都被沈折枝扔进了木桶里,说是明日再拿去溪边清洗。

    见沈折枝并无添衣的打算,季景之便说了句:“若是冷了,便添一件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沈折枝摇头,刚重新换上的雪白白绡在空气中轻轻飘飞:“只是窗户有些漏风罢,离灶口近些便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也是实话。

    屋里因为他才沐浴过,到现在还缭绕着温热雾气,加上灶里又烧着柴火,已经算是温暖非常了。

    季景之闭嘴,不再多言,闭眼假寐。

    闭上了眼睛,听觉便莫名灵敏了许多,平素里注意不到的各种细微的声响此刻像是被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他听见了窗外淅淅沥沥雨水打在树叶和窗台上的声音,也听见了从厨房传来的柴火烧断的“噼啪”声。

    季景之不觉得吵闹,反而觉得这些声音莫名令人心安。

    不论是他的王府或是殿上,下人及那些谨小慎微的官员不敢多弄出一点声响,生怕因此触怒了他。

    不论是在平日或是节日,王府都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如今阴差阳错接触到了人间烟火,他才觉得自己似乎是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把饭放米笼里蒸好,你自己用毛巾擦擦身体,水有些烫,自己多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季景之在脑子里想些有的没的的时候,沈折枝已经把已经烧热的水倒进木盆里,端至季景之身前弯腰放在一方木凳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季景之刚回神,也没听清沈折枝到底说了什么,道谢的同时便伸手去够放在水中的毛巾,甫一接触到热水,直接连人带魂直接烫飞。

    沈折枝把垂至耳边的一绺发丝捋至耳后,轻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季景之把被烫得泛了红的手指藏进袖间,刚抬头就瞧见沈折枝还未完全收敛的笑,便问道:“你看得到么?”

    这个疑问自他见到沈折枝便有了。

    沈折枝虽然目盲,却在屋内行动自如,对他一些动作也能做出反应,与正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“看不见,”沈折枝摇头,“但我能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听见你手指碰上水面的声音,也能够听见你的呼吸声不太稳定,能听见你身上衣物摩擦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季景之眸光微动,突然伸手向沈折枝的脸颊够过去。

    沈折枝不躲不闪,任由季景之抚上他的脸颊,之后才似是刚反应过来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季景之带着薄茧的手擦过沈折枝的面颊,一缕青丝顺着沈折枝的动作扬起,正巧落在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发丝柔软,落在掌心带起阵阵痒意。

    他似乎还闻到了淡淡的松木香。

    沈折枝表情不变:“你这是作何?”

    他这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他知道季景之这是在试探他。

    季景之或许是怀疑他在装瞎,也或许是怀疑他心思不纯。

    “你脸上有点灰尘。抱歉,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季景之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沈折枝对他的说辞不置可否,转身便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季景之讪讪摸鼻尖,英挺鼻梁被自己摩挲着泛了红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惹小瞎子生气了罢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疑似生气了的小瞎子独自在厨房捣鼓了一阵,最终还是拿着一把绿色菜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问:“这是大葱还是小葱?”

    季景之嘴角一抽:“韭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折枝沉默了一瞬,说,“我看也是。”

    季景之微笑。

    沈折枝又回厨房捣鼓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半个时辰,季景之终于吃上了晚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