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和离后摄政王每天都想破戒

第10章 天花

    叶芳菲将店里的事情又和掌柜的嘱咐了一番,这才和小荷回到了府里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就看到了一个娇弱的美妇人坐在了主位上,她手中捧着一盏热气腾腾的茶水,美眸低垂着,堂中则是声势浩大的跪了半个府邸的丫头仆从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呢?怎么弄的这么大的阵仗?”叶芳菲见到这一幕,声音微冷。

    “我的芳菲啊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”杜夫人看到了叶芳菲,起身迎了上去,“这些日子,娘没有看到你,可是想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面对杜夫人的刻意亲近,叶芳菲有些不适应的后退了两步,这让杜夫人搂了个空,她面色不由一僵,顿时委屈的问道:“芳菲是在怪为娘了?”

    “母亲此话何意?”叶芳菲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府里的下人早就应该敲打敲打了,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姑爷离心毫不劝阻也就罢了,还将府邸改换了名字,更是不让姑爷进门,这——这成何体统啊?”杜夫人娇柔的声音里泛了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这话不像是在敲打下人,反而像是在借着下人在敲打她啊,叶芳菲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她的这位继母出身低微,不过是曾经照顾她的一个丫鬟,却因为得到了她的喜爱,从而爬上了叶府的夫人之位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仔细想起来,过往的种种都是有迹可循的,杜夫人纵容她,不论对错从来不训斥,只是任由她去做,而这不像是爱,反而更像是一种捧杀!

    “母亲担忧我,我自然是领情的。”叶芳菲顿了顿,不动声色的转了

    话题道:“不过母亲比起将时间放在我的身上,倒是不如好好的关注下自己,母亲最近的烦心事应该也不少吧,最近我正好新学了几招医术,要不然我帮母亲看看?”

    杜夫人脸上的妆容很重,不过洛非晚还是一眼看透了隐藏在妆容下的苍白面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一双眼睛遍布红丝,眼圈泛着黑,嘴唇更是有些青紫。

    这幅样子,显然已经不止一日不能安眠了,可不像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了啊。

    杜夫人下意识的将手收了回来,似乎觉得这个动作太明显了,连忙强颜欢笑道:“哪里就有什么事情了,行了,你既然听进去了,那我也不在这个叨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杜夫人站起身,刚走了两步又停下来,道:“你身边的这些丫鬟都不顶用,娘给你安排了一个老成的嬷嬷,让她帮着你管理管理府里吧,这样为娘和你父亲也能够放心不是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看向了身边的韩嬷嬷,道:“韩嬷嬷,以后好生的留在这里伺候小姐,切记不可懈怠啊!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遵命。”韩嬷嬷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唱一和间,似乎就把这件事定下来了,根本没有问询叶芳菲。

    叶芳菲目光落在了韩嬷嬷的脸上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个嬷嬷可不是以前叶府里的嬷嬷,脸生的很啊。

    杜夫人走后,韩嬷嬷微微抬起了脸颊,道:“小姐,时间不早了,老奴伺候您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身就要朝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嬷嬷,且慢。”叶芳菲眯了眯眼睛,道:“在叶府时,我倒是不曾见过你,你是新来的?”

    “老奴从前是宫中的教习嬷嬷,这次蒙恩从宫中出来,得了杜夫人的的重金邀请,这才过来的。”韩嬷嬷抬起的脸上都是傲然之色,显然是以从宫中出来引以为傲的。

    叶芳菲本就怀疑杜夫人用心不良,听到是从宫中请来的教习嬷嬷,顿时加重了这种看法,寻常未出阁的女儿家若是得到了这样的嬷嬷教习,对以后婚嫁是有好处的,杜夫人不惜重金请了人过来想来就是为了自己那个未出阁的继妹的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转眼舍得把人送到了她这里?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韩嬷嬷的举动丝毫没有僭越的地方,既没有在她耳边苦口婆心的劝说她让她把韩曲声接回来,也没有说要接过府里管家的大权,反而主动的下了厨房这倒是让叶芳菲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杜夫人真的是为她着想的?

    一盘盘精致的糕点端了上来,累了一天的叶芳菲看了也觉得很有食欲。

    韩嬷嬷夹了一块软糯的糕点放到了叶芳菲的碗里,道:“小姐,这是宫中太后娘娘最爱吃的芙蓉糕,只有老奴能够做出这个味道来,您请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叶芳菲目光却定在了韩嬷嬷刚才伸长了手,以至于露出来的一点的手腕上,手腕之上两个红点赫然醒目。

    叶芳菲眸光一闪,脑子比动作快,已经迅速起身后退了,动作之大甚至已经打破了桌子上的酒杯。

    是虏疮!

    也被称为天痘和疹痘,而在古代,更有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,那即是天花,这种病可是能够传染的,对于这里的人来说,得了天花除非命大的能硬生生的熬过去,要不然就只能等死了。

    杜夫人果然没有安好心思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这是怎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