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[快穿]被黑化大佬占有

霸道独裁Ax娇妻O32

    宁书掩不住脸上的错愕神情,但是他很快冷静下来,但还是忍不住将嘴唇抿得紧紧地:“你是这家公司的总裁?”

    他不会犯这种错误的,毕竟之前他调查各个公司的时候。不仅把前景背景都看了一遍,连创始人也牢牢的记在脑中。

    而上面记载的并不是alpha的名字。

    陆荣走了过来,目光掠过Oga被遮挡起来的脖颈。他舔了一下嘴唇,毕竟他老婆的腺体之前不久才刚被他又舔又咬过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示意Oga给自己系上领带,一边哼笑着说:“之前不是,现在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宁书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,他深呼吸了一口,后退了一步:“陆荣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alpha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也逐渐失去了耐心,原形毕露出来。只见他眉眼说不出的阴沉,然后倨傲不满地道:“我的Oga瞒着我出去工作,结果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?”

    宁书觉得他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他睫毛微颤,之前,alpha对他掌控甚至是威胁。

    宁书都选择妥协,但是唯独在这种事情上...他的胸膛微微上下起伏,露出一点薄怒道:“...陆荣,你太过分了!我是Oga没错,但不证明我被你标记了,就是你的所有物。”

    却是没想到,alpha的脸色却是比他更为阴沉,仿佛能够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宁书见状,也瞬间冷静了下来,随即转身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走两步,便听到了alpha在身后传来的声音:“你忘了你签过合同?”

    宁书转身。

    他之前看过合同,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有相关的朋友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仿佛像是看出他心目中的想法,脸蛋俊美逼人的alpha却是直勾勾地盯着他,随即抬起手,拿出了另外一份文件:“老婆,你要不要自己看看?”

    宁书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他抬起手,将那份文件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上面的内容,还有他的签字以后。

    Oga漂亮的嘴唇抿得更甚。

    宁书也没有想到自己也有粗心的时候,空怕这张纸夹在中间。跟他之前看的完全不一样,被人掉包了,乍看没什么不同,但是现在看看,全然都是陷阱。

    他没有办法主动提辞职,除非这家公司开除了他。

    简直是霸王条约。

    “老婆,现在可以过来给我系领带了吗?”

    alpha就那么站在那里,深谙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。高大英挺,风度翩翩,看起来简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

    宁书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名中年女性会对他那样的态度,甚至是安排了这么一份工作,因为这都是alpha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抿了一下嘴唇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alpha的身高比他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没有要低头的意思,宁书只能拿着领带。沉默了一下,然后踮起脚尖,为着alpha系着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他便有点累了。

    于是道:“...你能低下头吗?老板。”

    宁书想明白了,既然这就是alpha想要的。那么他就把alpha当成自己的上司看待,他语气淡淡,仿佛alpha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。

    alpha这才低下头,他抓着Oga的手腕,哼笑一声,然后闻了上去:“好香。”

    陆荣知道Oega发疯。

    一想到其他alpha也会闻到Oga的信息素,alpha的眉眼微微阴郁了起来。

    醋意大发。

    alpha巴不得把自己的Oga关在家中,只能每天承受他信息素的标记。浑身上下都软乎乎的,满满都是他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变成一颗软烂的蜜桃。

   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陆荣的眼眸越发的晦暗了一点,喉咙微不可察的滚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alpha搂住自己的腰肢的时候。

    宁书就立马往后退了一步,紧接着用十分疏离的声音道:“老板,请您自重,我是一个Oga,而您是alpha。”

    陆荣不说话,他看了一眼Oga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满脸都是拉脸,但不知道为什么,却是突然一改阴霾,哼笑一声:“你在跟我装什么陌生,你忘了昨晚,我是怎么触碰你的……的,嗯?老婆。”

    alpha说着,一边弯下腰,抬起手,就要触碰上Oga后颈的腺体。

    宁书脸颊发烫,却越是往后退了一步,紧绷着脸道: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,我就先出去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脚步快速的走了出去,抿唇大力地将门给关了上来。

    宁书心里有点恼怒,却又说不出的羞耻。他闭上眼睫,睫毛颤颤,好一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